吃斋 坐禅 感悟——柏林禅寺(转)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0-04-03 04:26

字号

  晨钟暮鼓,惊醒世间名利客

  经声佛号,唤回苦海梦迷人

  以前我不曾接近佛教,不懂佛教,更不知礼佛为何物?我的志向是: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,时时勤拂拭,莫使染尘埃!后我认为自己应该朝着: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染尘埃?的境界去修行!

  置身于幽幽柏林禅寺,宏伟的佛殿于紫禁城相比也毫不逊色,心灵的尘埃在那一刻被彻底涤净,红尘的喧嚣在这里遁无行迹,柏林禅寺第一晚,生平第一次体验佛门生活的我在做了晚课之后,冥冥中获得了以上感悟!禅师们所颂的佛经不再是听不懂的文字,而是如阳春白雪般的音乐,潺潺流进我的心灵。禅可以是水,可以是饭,可以是生活,可以是宇宙万物,它存在于任何地方,能够升华一切;不在乎你用什么形式去表现它,在乎于一颗向佛之心和理禅之意!我体验到了一种责任,一片宁静,和一丝升华。

  柏林禅寺位于河北省赵州县,创建于东汉末年(公元200年),距今已有1800年历史。悠悠岁月,几经兴衰。现在的柏林禅寺是1988年修复的,唯一剩下的古籍就是赵州和尚的舍利塔。 带着对佛学的敬畏与误解,我来到了柏林禅寺。 “希望通过学习佛教,能使我成为一个更加纯粹的人”的看法非常朴素。而我,今天来到这里,我也十分珍惜我与佛教的这份因缘!

  柏林禅寺位于赵州县城,而不是我想象中的深山偏隅。这也许印证了“生活禅”的宗旨:在生活中修行,在修行中生活。净慧法师开创的生活禅,提倡“关怀人生、觉悟人生、奉献人生”,反对脱离现实,逃避生活,躲到深山里去隐修,把佛法与世法、出世与入世、修行与作人打成两橛。中午,车行至禅寺门口,看到禅寺门前的车水马龙,我对生活禅有了一丝初步的感悟。

  过堂—感恩

  我们在“香积楼”进斋饭,佛教用语叫过堂。代理方丈明海法师坐在堂中的法座上,僧众坐两边。我们则坐在僧众的后面。吃饭前后要行临斋仪和结斋仪,思五观。五观之意为:一是思念食物来之不易,二是思念自己德行有无亏缺,三是防止产生贪食美味的念头,四是对饭食只作为疗饥的药,五是为修道业而受此食。在寺庙内吃斋饭,清清素素,对于出家人来说,这是修行的一部分。而对于我们来说,这是调养生息的好机会,几天的代谢吞吐,一个人便会有脱胎换骨的感觉。 在柏林寺,品茶也是另外的一门学问。大多禅师都精于茶道,所谓“茶禅一味”,深解其中奥秘的他们醒来一杯茶,参禅后一杯茶,饭后一杯茶,闲时还饮茶作赋,逍遥自在。

  饭菜非常简单。两个碗,一个碗里放着馒头,另一个碗里放着几块豆腐和几片菜叶。最后每人一小片儿西瓜。如果需要添饭菜,应将空碗送到桌边,由斋堂服务员添,不可出声叫唤。食物是绝对不许浪费的。当时有个人碗里剩下两根豆芽,不吃了,然后直接把西瓜子吐入碗中。和尚发现后,责令他把豆芽吃下去,一点也不能剩!看到这一幕,我很惭愧。平时我们缺乏对生活的感恩,剩下许多饭菜也不会有愧疚之心,甚至对于一切属于自己的东西都受之无愧,只会觉得不满足。但仔细想一想,其实我们从父母、从社会、从大自然得到了太多太多,我们回报了足够的恩德吗?

责任编辑:admin新闻报料:400-888-8888   本站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 吃斋,坐禅,感悟,—,柏林,禅寺,转,晨钟暮鼓,
继续阅读
热新闻
推荐